<nav id="e51ku"><dd id="e51ku"></dd></nav><nav id="e51ku"><label id="e51ku"></label></nav>
  • <progress id="e51ku"></progress><sup id="e51ku"></sup>
  • 首頁 > 視 頻 > 正文

    焦點訪談: 誰給“保車”團伙打的保票

    日期:2018-08-18 17:55:46   來源:    點擊:

     

    央視網消息(焦點訪談):道路上動輒載重上百噸的超載貨車,車站、景區搶生意的非法出租車,都干擾交通秩序,甚至帶來安全隱患,令人深惡痛絕。然而在一些地方,超載貨車、黑出租車就如同治不好的牛皮癬,治理、反彈,再治理、再反彈,為什么這些車就那么不好管呢?這個問題也困擾著黑龍江哈爾濱。經過一年多的整治風暴,哈爾濱找到了問題的源頭。

    在黑龍江省當地媒體2016年底拍攝的視頻畫面中可以看到,排著長隊在警車面前呼嘯而過的,都是超載的貨車。

    司機透露,這些車拉的都是砂土,八九十方折合成載重就是一百三四十噸。載重百噸的貨車在哈爾濱并不稀奇。當地媒體報道顯示,超載大貨曾壓爆過150噸大秤,超載導致的事故更是層出不斷。提起這些大貨車,當地居民一肚子怨言。

    貨運車輛瘋狂超載,客運領域暗流同樣洶涌。在哈爾濱市西站、香坊火車站等客運集散地,說到黑出租,正規出租車司機怨聲載道。有出租車司機告訴記者,為搶生意,黑車司機還會打正規出租車司機。

    然而從公開報道看,無論是超載大貨車,還是非法出租車,當地都一直在整治。以貨車來說,高峰時交警部門年均整治將近五十次。整治力度這么大,為什么市民的反映還如此強烈呢?司機們說,問題的根源在幕后。

    保車的,指的就是在這些超載車輛背后提供保護的人。這些人多是團伙組織,向大貨車車主收取保護費,同時通過非法利益輸送,向執法部門尋求保護。當這些大貨車發生違法行為時,保車團伙分子就會聯系執勤交警不攔截車輛;或者是在車輛被扣后,通過內部運作讓這些大貨車不受處罰或減輕處罰。不打掉保車團伙并拔掉背后的保護傘,整治再多也只能流于形式。2017年10月23日,哈爾濱市紀委監察委從利益鏈背后保護傘入手,成立專案組介入調查,結果令人震驚:涉案人員包括副支隊長、各大隊的多數大隊長,還有干警一百多人,“塌方式,整個部門都出問題了。”

    孫寶彤,綽號“二寶子”,社會無業人員,但在哈爾濱市交警系統卻能量極大,他就是保車團伙頭目。

    據專案組工作人員介紹,“二寶子”平時非常囂張,開著王偉的警車,號稱是王偉的司機,而他只是一個社會人員,沒有警察的身份。

    王偉,孫寶彤的靠山,時任哈爾濱市公安交通警察支隊副支隊長。孫寶彤2005年結識了王偉后,利用這一靠山從事運輸業,最多時為四五十臺貨車提供保護。

    犯罪嫌疑人孫寶彤交待,在車的風擋玻璃上放張紙當標記,民警看到就不怎么截車了,而用這種方法照顧是交警隊提議的。 

    孫寶彤說的標識,保車團伙通常稱做保車貼,比如“福”字。只要提前和交警說好,擺放在車內某個特定位置,在貨車違法被查獲時,交警見到了這樣的標識就等于見到了錢,自然就會對這些車輛選擇性執法。在這些隱秘的勾當背后是赤裸裸的金錢交易。

    2014年,孫寶彤代表王偉參加了一個土石方運輸項目,并且得到了專項保車費用40多萬,這其中有20多萬進了王偉的腰包。

    除了對孫寶彤提供保護,王偉還參與了其他車隊的違法運營,對于找到他的車隊,有時甚至親自上陣。

    據專案組工作人員介紹,在查處王偉案件過程中,發現他批的一個路條。如果交警查扣貨車,他就會翻開背面,有交警支隊王偉支隊長的批示:這個是暖心工程,可給予支持。

    在哈爾濱,貨車運行路線、通行時間、載重等有嚴格規定,然而有了王偉批示的路條,貨車就可以不分時段路段,不受車速載重限制隨意通行。專案組人員介紹,查獲的帶有這種特殊路條的車輛三四十臺,每臺都在公司標牌背后粘貼上王偉批示的復印件。這樣的路條暖了保車團伙的心,傷的卻是普通百姓和守法車輛經營者的心。今年6月1日,當地法院公開審理了王偉涉嫌受賄、介紹受賄一案,作為保車團伙后臺和保護傘的王偉,此時卻一再聲稱,他是被拉下水的。

    正是在王偉的帶動和縱容下,哈爾濱市交警呈現塌方式、系統性腐敗。哈爾濱市交警支隊共有13個大隊,12個大隊涉案,有些中層干部的行徑同樣可以用瘋狂來形容。李名實,時任交警支隊巡邏大隊副大隊長,涉嫌受賄、濫用職權犯罪。

    專案組工作人員介紹,李名實在他的轄區內發現有一個拉運土方的工程,李名實就讓交警把道封了;施工隊出不來,沒法進行施工;于是就找到李名實,給他幾萬塊錢,此后就暢通無阻了。 

    在接受好處后,李名實提供的保護則是全方位的。

    專案組工作人員說,李名實沒有銷分的權力,只有法制科才有權力銷分。但是他作為大隊長,可以通過密鑰進入這個地方。有很多人都找到他,他就利用周六、周日進去,通過電腦大量地銷分。

    主要領導紛紛下水,對下屬的約束自然無法談起。哈西交警大隊幾乎每一次出勤,保車團伙都會提前接到通知。顧鄉大隊一名政工民警,為保車團伙辦理違規處罰9697件。從提前打招呼到現場放行,從泄露執勤信息到處罰后消除記錄,提供全方位、零風險保護。正規經營車輛由于無法競爭過超載貨車,被迫尋求保護,從而形成惡性循環,保車團伙日益猖獗。

    專案組介紹,這次歷時7個多月,一舉打掉涉惡保車團伙6個,查處涉嫌犯罪社會人員70人,瘋狂大貨保護傘122人。

    在打掉瘋狂大貨車背后保護傘的同時,2017年,當地針對非法營運出租車也展開了行動,深挖保護傘,隨后暴露出的問題同樣觸目驚心。

    常海波,非法營運出租車車主,一開始他給杜偉杰當司機,包他的車,后來他自己買車,在杜偉杰那兒交“保車費”。

    杜偉杰,“黑車”團伙頭目,手下有三十多臺黑車,杜偉杰每個月向每名“黑車”車主收取1500元“保車費”,再為他們發放“保車貼”,也就是一個“福”字的標識,告訴司機們把這個標識貼到車的后風擋玻璃右上角,這樣交通局出勤看到了就會選擇性執法。

    趙立昌,停車場老板,非法營運人員的保護費最終通過他送到執法人員手中。

    犯罪嫌疑人趙立昌交待:“大隊長這級,一大隊一萬元,二大隊五千元,巡邏二大隊一萬元,三大隊不熟,沒送,四大隊五千,六大隊五千,七大隊沒有,八大隊五千,九大隊五千,巡邏一五千,巡邏二一萬。”

    趙立昌所說到的各大隊,指的是哈爾濱市交通行政綜合執法支隊下屬各大隊。一個保車團伙能把絕大多數執法大隊都拉下水,這些團伙的能量可想而知。調查期間,當地查扣非法營運出租車214輛,打掉黑車團伙7個,采取刑事強制措施176人,查處129名黨員干部以及工作人員。對于交警和交通部門執法,都有著一系列規章制度進行監督,為什么這些監督都失靈了呢。

    相關負責人指出,在系統性塌方式腐敗的背后,實際是機制失靈。以治超來說,按規定,交警處于管理下游,交通、城管負責源頭管理,處罰時應消除超載行為,但實際上這些部門更多的是一罰了之。

    源頭治超不作為,助長了保車團伙滋生蔓延,也是一種保護傘。在追究這些部門責任的同時,哈爾濱市著手強化合作機制。據介紹,交通局、城管局、建委在勤務查處過程中要聯動,形成三聯單制度,就是必須要三個單位同時處罰、疊加處罰,最后得有回執。

    確實,在接觸當地執法部門之前,記者提前進行了暗訪。市民反映,貨車超載眼下有明顯改觀,出租車管理卻仍不樂觀。在哈爾濱市香坊火車站,一位車主見到記者拍攝,連忙取下車上的頂燈。

    針對類似的反彈現象,哈爾濱市委決定,由市紀委監察委牽頭,在全市開展道路運輸車輛交通違法及背后“保護傘”問題專項治理工作,繼續打擊保護傘。哈爾濱市紀委監察委負責人指出,最終要清除保車團伙生存土壤,徹底跳出治理怪圈。 

    只要收了保護費就可以提供事前、事中、事后的全方位保護,在這些執法人員眼中,執法變成了一門生意,不是為民,而是為錢;執法的依據不是法律,而是金錢堆出來的關系。客觀地說,哈爾濱打掉的交警交通保護傘,涉及的干部職務并不高,但卻是時時刻刻與老百姓打交道的、掌握權力的公職人員,正是這樣的微腐敗,百姓感觸最深,社會影響也最大。打掉這些保護傘,把傘下的土壤晾曬在陽光底下,各種害怕陽光的害蟲才能無路可遁;執法部門有清明的政治生態,高懸公平正義之劍,社會才能見得到法治的力量。

    返回頂部
    河北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