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 id="e51ku"><dd id="e51ku"></dd></nav><nav id="e51ku"><label id="e51ku"></label></nav>
  • <progress id="e51ku"></progress><sup id="e51ku"></sup>
  • 首頁 > 視 頻 > 正文

    河南徹查黑惡勢力“保護傘”“第一槍”是這樣打響的

    日期:2018-08-18 16:31:51   來源:中紀委網    點擊:

     
           開展掃黑除惡專項斗爭,是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作出的重大決策。趙樂際同志強調:“要把反腐敗同掃黑除惡結合起來,堅決查處黑惡勢力背后的腐敗問題,嚴肅懲治充當‘保護傘’的黨員干部和公職人員。”
    近期,河南省紀檢監察機關落實黨中央要求,迅速行動,特別是鄭州市紀委監委查處的鄭州市公安局潔云路分局原局長成健為黃賭毒場所充當“保護傘”案件,打響了全省紀檢監察機關深挖徹查黑惡勢力“保護傘”的“第一槍”:
               
           4月9日,鄭州市公安局副縣級偵察員、潔云路分局原黨委書記、局長成健接受審查調查;6月4日,馬寨分局副局長張國華接受審查調查……
     
           隨即,乘勢而上,深挖徹查——

           7月2日,鄭州市公安局正縣級偵察員、十八里河分局原黨委書記、局長劉叢德接受審查調查。
     
           7月4日,鄭州市管城區政協原主席、鄭州市公安局商城路分局原黨委書記、局長王曉軍接受審查調查。
     
           7月25日,鄭州市公安局治安支隊行動大隊負責人田偉接受審查調查。

    ……

           一起治安案件引出的黃賭毒“保護傘”

           以案件辦理為突破口,深挖“保護傘”,徹底清除“害群之馬”

           2018年1月31日,鄭州市二七區京廣南路某大廈三樓,河南省公安廳異地用警,以雷霆之勢一舉打掉了名為“久泓動漫城”的大型地下賭場,現場抓捕涉賭人員20余人。

           經審訊,涉事人員陸續交代了開設賭場的犯罪事實,并提供了部分行賄賬目,鄭州12名涉嫌充當“保護傘”的公安民警進入了紀檢監察機關的視線。
     
           3月28日,河南省委常委、省紀委書記、省監委主任任正曉召開專題會議,聽取駐省公安廳紀檢組關于鄭州市公安機關12名民警涉嫌充當賭場“保護傘”問題線索的匯報,要求在省紀委統一領導下開展審查調查工作。駐省公安廳紀檢組立即責成鄭州市公安局對12名民警采取禁閉措施;鄭州市紀委監委迅速抽調政治素養高、業務能力強的骨干力量,成立“3.28”專案組。
     
           3月29日,河南省紀委監委“3.28”專案領導小組召開任務部署會,明確要以案件辦理為突破口,深挖其他充當“保護傘”的人員,做到除惡務盡,徹底清除“害群之馬”。
     
           4月2日,鄭州市紀委監委收到河南省紀委監委移送的關于成健涉嫌違紀違法的問題線索。4月9日,根據初核情況,決定對成健涉嫌嚴重違紀違法問題立案審查調查,并采取留置措施。
     
           在鄭州公安系統,成健可謂大名鼎鼎:1963年出生,先后在鄭州警校、市公安局管城分局、防暴支隊、中原分局、金水分局、上街分局和潔云路分局等多個單位任職。他首創了巡察隊制度,經驗做法在全市推廣,曾受邀到央視“新聞會客廳”做訪談;在中原分局分管刑偵20個月,帶領民警破獲33起新發命案、10起歷史命案;在金水分局擔任副局長時,他撲向綁著炸彈的暴徒,挽救了四名女學生的生命,榮立個人二等功……
    “3.28專案”主要目標是成健,涉及馬寨公安分局原副局長張國華、商城路分局西大街接警隊原大隊長蒲剛、新密市公安局原民警樊留發等人,還有“久泓動漫城”股東吳某等社會人員。
     
          “一開始我們采取傳統的外圍突破思路,從樊留發和吳某等人入手,抽絲剝繭,一步步向成健逼近。”從檢察院轉隸到市紀委監委的季明,全程參與了案件辦理。
     
           然而,曾是員額檢察官的季明卻遇到了“硬骨頭”:“這些人有多年警察職業經歷,尤其是成健,多年從事刑偵工作,反調查意識、能力都非常強,對訊問技巧、調查策略非常熟悉,很難突破。”
     
           第一回合交鋒,吳某承認找樊留發,通過張國華聯系老同學成健,要在潔云路分局轄區開設動漫城的事實,但是三人卻堅稱是“人情辦事,沒有花錢。”三人雖然言辭一致,細節上卻有諸多漏洞。
     
           動漫城管理人員供述,動漫城每年都會花錢“協調公安的關系”,而且賬目上也確有累計40萬元的支出,但是“具體給了誰,只有老板知道。”事實面前,無法抵賴的吳某和樊留發又狡辯,錢是樊留發幫吳某兒子找工作花了;至于張國華,則一口咬定“沒見過錢”。

           一次暖心的探望

           “把贓錢上交出去那一天,我睡得特別踏實”

          “幾個人串供的嫌疑非常大。”鄭州市紀委監委第三審查調查室主任翟旗判斷。“根據我們對成健成長和工作經歷的了解,他出身工人家庭,父親曾經是省、市勞模,家庭和睦幸福;他本人熱愛公安工作,職業榮譽感強烈,談起自己的工作非常驕傲;能力也很強,36歲提副科、39歲正科、44歲成長為副縣級干部。他現在的精神壓力很大,經常欲言又止,說明正在作激烈思想斗爭,只要我們方法得當,成健一定會很快開口。”
    于是,專案組及時調整方向,將成健作為主攻目標。

           作為老紀檢,翟旗最擅長思想政治工作,“審查調查是治病救人而不是整人。辦案不是單純為了撬開嘴、拿證據,簡單、生硬、冷漠、粗暴,都不是黨內審查方式。”
     
           審查調查期間,專案組成員始終對成健以同志相稱,多次同他一道重溫入黨誓詞、重讀入黨志愿書。

           “這個方法最常用,也最有效。”翟旗談了他的感受:“我們往往在離家越遠的地方越想家,很多東西也都是失去了以后才發現它的珍貴。黨員干部的政治生命又何嘗不是?平時跟著別人讀讀入黨誓詞也許不會有什么大的感覺,但是在接受組織審查的特殊時期,一想到自己違背了當初的誓言,這些被組織關懷、培養了幾十年的黨員干部,除非良心泯滅、毫無底線,不然怎么可能沒有一點觸動?”
     
           成健的心底也有良知。

           專案組人員陪他一起觀看電影《焦裕祿》,使他回想起父親對待工作的態度,以及父母從小對自己的教育;陪他看新鄭市委原宣傳部長王保軍案件警示教育片,用事實告訴他組織對每一名犯錯誤的干部都是積極挽救的態度。慢慢地,成健開始低下了頭:“回想在人生不同時期組織對我的教誨,我愧對組織的信任。重溫‘入黨誓詞’,我更是慚愧。我敗壞黨紀、踐踏國法,給警察隊伍抹了黑。”

           而專案組接下來的一個舉動,讓成健徹底放棄了抵抗。

           專案組了解到,成健83歲的老父親原本要動手術,他一直很擔心老父親的身體情況。留置期間,得知老人準備手術,翟旗帶著專案組的同志來到醫院,幫助聯系專家會診,并按照成健家屬的要求,以成健同事的身份,帶著果籃看望了剛剛做完手術的老人。

           專案組把當時的情景錄了一段視頻,告訴成健手術很成功,免除他的擔心。當成健從視頻里看到剛剛做完手術的父親,安詳地躺在病床上已無大礙時,成健忍不住兩眼淚流,繼而嚎啕大哭……

           “我錯了,我大錯特錯!從現在開始我要在組織面前‘脫光’。”當天晚上,情緒穩定下來的成健,主動向審查組交代自己分8次收受張國華16萬元,對吳某開設動漫城“給予關照”的事實。
     
           成健供述,“1.31”案件后,他意識到“情況不妙”,就積極“活動”,三次約見張國華退還賄賂,指使分局民警打探案情。由于擔心組織調查時起獲家中的巨額現金,他還專門租賃了房屋,并于3月25日將家中的現金分批藏匿到了出租屋內,對抗組織審查調查。
     
            成健說:“把贓錢上交出去那一天,我睡得特別踏實。”

           兩個蘋果的轉化
     

           “承認自己辯解的‘貪贓不賣法’不過是‘自欺欺人’,只有徹底的悔悟,才能獲得新生”
     
           收受轄區“伯爵國際娛樂會所”負責人蘇某70萬元,收受轄區“億元動漫城”實際控制人趙某95萬元,收受轄區“久泓動漫城”股東吳某16萬元……自2004年9月至2018年2月,成健先后收受各類動漫城、娛樂會所、酒店、洗浴中心等場所賄賂共計257.8萬元。

           對這些事實,成健供認不諱,但他卻不愿承認自己是黃賭毒“保護傘”:“我沒有入干股、沒有通風報信、沒有徇私放人,我抓了一輩子犯罪分子,現在咋成犯罪分子的‘保護傘’了?說我是‘保護傘’,我丟不起那個人!”
    案發時,這些娛樂會所、動漫城都已經關閉,人員解散,涉黃賭毒的證據固定極其困難。
     
           會同省紀委監委駐省公安廳紀檢組,專案組加大了抓捕追逃力度,在談話、訊問、查詢、追贓等各個環節無縫對接,從行賄資金流向上尋找“蛛絲馬跡”;公安機關分赴杭州、合肥等地調查涉黃、涉賭、涉毒的關鍵證據,恢復犯罪現場,最終取得了成健充當黃賭毒“保護傘”的完整證據鏈。
     
           經查,“久泓動漫城”及其賭博“暗場”問題,上級公安機關責令嚴查,潔云路公安分局卻一直沒有進行有效打擊,省公安廳不得不異地用警;趙某先后在潔云路轄區開設“億元動漫城”等3家涉賭場所,并“罩著”他人開設4家涉賭場所,潔云路公安分局僅對這7家涉賭場所作過象征性查處;伯爵國際娛樂會所涉賭、涉毒,群眾多次舉報,潔云路分局從未進行實質性打擊……

          “你明明知道這些場所涉黃賭毒,還收他們的錢,并且跟基層民警打招呼。他們打著你的旗號,你讓基層民警怎么執法?你說自己是什么行為?”

          “我已經承認收了這些錢,該咋判就咋判吧,我認了。我干了一輩子警察,爹娘沒有跟著我沾一點光。父親是省、市勞模,光榮了一輩子,老了還讓他跟著我丟臉。說我是‘保護傘’,還不如干脆讓我死了算了。”
    案情清晰了、證據鏈也完整了,成健遲來的“自尊”卻阻礙了審查調查的深入進行。
      
          “案件不是說搜齊了證據就結束了,還要幫助被審查對象解開思想疙瘩,讓他相信組織、深刻剖析。成健沒有真誠悔罪,我們不能算是成功。”專案組成員張成林是一名業務嫻熟的“老檢察”,轉隸到市紀委監委第三審查調查室擔任副主任的他,把這次參加專案作為自己學習紀檢監察業務的生動課堂。

           轉機出現在勞動節那天。

           成健被留置以后,專案組沒有一個人歇過節假日。但在五一勞動節那天了,翟旗卻買了一些蘋果,送到了成健留置房間。

          “今天是勞動節,別人都放假了,咱們也休息一天,今天不談工作。我代表組織給你送兩個蘋果,也祝你節日快樂。”當翟旗把兩個蘋果放在成健面前時,他一時沒有反應過來,有點手足無措。
     
          “大家都把蘋果叫做平安果,我們也算送給你一個平安祝福。”翟旗解釋,“你覺得給爹娘丟臉,我們都理解。但我們也都是當父親的人,我不知道你咋想,我對孩子最大的愿望就是平平安安。我想,父母對我們最大的愿望應該也是平安吧。”

           成健又一次低下了頭——

           這兩個蘋果,成健仔細地擺放在床頭。一連幾天,看著蘋果沉默不語。蘋果一天一天縮水、枯萎,不能再放了,成健終于把兩個蘋果吃了,吃得干干凈凈,連核兒都沒剩下。這個撲向歹徒被炸傷都沒有皺一下眉頭的男人,一次次淚流滿面……
     
          “爹,兒子對不起你啊!”一聲痛哭后,成健終于放下了他的“自尊”。

           在紀法震懾、政策感召之下,又通過嚴謹細致的思想工作,合力促使成健徹底認清了自己,看清了前路。面對組織的關心挽救和家庭的殷殷期盼,有什么理由和借口開脫罪責?成健終于承認自己辯解的“貪贓不賣法”不過是“自欺欺人”,只有徹底的悔悟,才能回應組織的教育關懷,才能回應家人的痛心和牽掛,才能迎來靈魂的新生。
     
           2018年7月,經鄭州市紀委監委會議研究并報市委批準,決定給予成健、張國華、蒲剛、樊留發開除黨籍、開除公職處分;收繳違紀所得;涉嫌犯罪問題移送有關機關處理。

           現場以身說法

          “我渴望自由、想念戰友們……你們一定要以為我戒、珍惜崗位、珍惜家庭、珍惜生活……”
     
           成健等人倒下了,鄭州市紀委監委掃黑除惡深挖“保護傘”的工作仍在繼續——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監察法》之規定,決定對劉叢德采取留置措施,期限自2018年7月2日起算……”

           7月2日,鄭州市公安局正縣級偵察員、十八里河分局原黨委書記、局長劉叢德接受審查調查。
     
           兩天后的7月4日,鄭州市管城區政協原主席,市公安局商城路分局原黨委書記、局長王曉軍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7月25日,鄭州市公安局治安支隊行動大隊負責人田偉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前車之失,后車之鑒。查處不是目的,更要做好執紀審查“后半篇文章”。鄭州市委常委、市紀委書記、市監委主任周富強表示:“我們必須樹立‘靶向治療’思維,一手懲一手治,懲治同向、同步、同進,既拿出當下‘改’的舉措,又推進長遠‘立’的機制。”

           在解除留置前夕,得知全市公安機關要召開“以案促改”警示教育大會,成健主動提出要現場以身說法。“用我鮮活的教訓,拉以前的戰友們一把,這是我現在惟一能做的了。”

          “我敗壞了鄭州公安隊伍的形象,玷污了警徽、污染了警服,給大家丟了臉……我違背了33年前的入黨誓言、我已無法在80多歲的老父親床頭盡孝……我渴望自由、想念戰友們……你們一定要以為我戒、珍惜崗位、珍惜家庭、珍惜生活……”

           7月26日,成健帶著自己修改了27次的懺悔書,在1500余名昔日的戰友面前聲淚俱下。

          “成健等人的違紀違法問題,性質惡劣、觸目驚心、教訓慘痛,在社會上造成了惡劣影響,嚴重玷污了鄭州公安機關的形象,損害了黨委政府的聲譽,警示深刻、發人深省。”警示教育大會上,鄭州市副市長、市公安局黨委書記、局長馬義中表示:“全市公安機關要痛定思痛、知恥后勇,敢于正視問題,敢于揭短亮丑,以鐵的手腕、鐵的紀律、鐵的舉措,整治隊伍、整治作風、整治法紀,堅決防止和杜絕類似案件再次發生。”
     
          “在‘掃黑除惡拔傘’行動向縱深推進的關鍵時期,市紀委監委以成健案件開展警示教育大會,非常及時、非常必要。有錯誤的同志有了懸崖勒馬的機會,更多的同志可以從中汲取教訓、防患于未然。”鄭州市公安局潔云路分局政委竇照輝說。就在警示教育大會結束后的第二周,潔云路分局的兩名中層干部找到了市公安局紀檢監察組,主動退回了春節期間從轄區單位收取的9000元“慰問金”;南關公安分局一名民警主動上繳2萬元、分局隴海責任區一位民警主動上繳2970元;十八里河公安分局一位民警主動上繳28萬元;市公安局監管支隊50名民警共上繳財政局廉政賬戶101.77萬元……

          “據不完全統計,截至目前,全國公安紀檢監察機構已立案調查涉黑涉惡民警170人,其中,采取留置措施或移送司法機關處理130人次。”中央紀委國家監委駐公安部紀檢監察組相關負責人表示,全國公安紀檢監察機構堅決落實中央紀委《關于在掃黑除惡專項斗爭中強化監督執紀問責的意見》,對于已經掌握的問題線索,公安紀檢監察機構及時開展核查調查,并建立臺賬,實行動態管理、實時更新。對群眾反映強烈、社會影響惡劣的典型案件,及時進行指導督辦。嚴肅查處公安民警涉黑涉惡腐敗和充當黑惡勢力“保護傘”問題,堅決清除害群之馬。(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張祎鑫)

     
    返回頂部
    河北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