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 id="e51ku"><dd id="e51ku"></dd></nav><nav id="e51ku"><label id="e51ku"></label></nav>
  • <progress id="e51ku"></progress><sup id="e51ku"></sup>
  • 首頁 > 圖片新聞 > 正文

    把明月研到墨里

    日期:2018-09-22 09:15:33   來源:中紀委網    點擊:

      月是古典的代名詞,它是中國人的美學,亦是中國人的哲學。古人拜月、邀月、望月、捉月、誦月、畫月,都是心靈的守望、生命的回歸。月難表現,難在月色;它的縹緲,它的神秘,它的幽冷,它的靜謐,它的曠遠,非水墨而不可盡其妙。讓我們一起品味吧!

    《浣月圖》,五代。

      中秋,除“賞月”外,“拜月”亦是重要習俗。它從“秋分祭月”這一古老帝王祭祀活動演化而來——《周禮》言“圭璧以祀日月星辰”,即春天祭日、秋天祭月。在民間,因月屬陰,還有“男不拜月,女不祭灶”之說。這件繪畫清晰地展現了中秋之夜女子“拜月”的情景——盛裝婦人,手捧明珠,欠身欲取水滌珠;侍女或臨案焚香,或捧奩,一派富麗祥和的景色。

      畫無作者款印,舊簽題標為《五代人浣月圖》。若由仕女身著半袖裙襦,及焚香侍女腰間系縛的長柄紈扇來判斷,此幅原稿的時代,雖符合十世紀規制,但樹石畫法,筆致夸張,已呈顯宋末元初特質,推測應出自南宋宮廷畫師所摹。

    《仙女乘鸞圖》,周文矩,五代。

      古代有“蕭史弄玉,乘鸞跨鳳”的傳說,后世以蕭史和弄玉為夫妻恩愛和美的象征,并生發出關于乘鸞仙女的很多想象。這幅作品中的乘鸞仙女回眸望月的一剎那所流露出的惆悵之情刻畫得生動傳神。仙女的眼神原無形,然作者卻利用它使圓月和鸞鳳之間產生一種動靜對比和內在呼應關系,使畫面具有氣脈貫通的完整性。

      周文矩,生卒年代不詳,五代句容(今屬江蘇)人,曾在南唐后主李煜時任畫院翰林待詔。多以宮廷或文人生活為題,以“用意深遠”著稱。

    《舉杯玩月圖》,馬遠,宋代。

      靈感來自李白詩“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士人對著迷蒙煙嵐、皎潔明月獨飲,氣氛浪漫。簡潔的構圖,幽茫空曠的畫境,引發觀者產生一種浪漫感性的情緒。

      馬遠(大約活躍于13世紀初期),字遙父,號欽山,祖籍河中(今山西永濟),生于錢塘(今浙江杭州)。其曾祖、祖父、伯、兄及本人均為畫院待詔。馬遠擅畫人物、山水、花鳥。山水始承家學,后學李唐而自出新意,構圖多用邊角形式,有“馬一角”之稱,是南宋“翰林圖畫院”中的佼佼者。

    《樓臺夜月圖》,馬麟,宋代。

      作品為一小景圖紈扇頁,裁取亭廊臺謝的一角之景,圖上高柳擢秀、明月當空、山巖稍露、長廊俯見其頂、臺榭儼然。在用筆上,巖石以斧劈皴法、亭榭以工穩的界筆畫法,樹葉全以點綴法,遠山烘青,渲染設色,高空浩月,楊柳林中隱約可見樓臺復道亭園之景,為馬麟的精麗之作。

      馬麟,南宋錢塘(今浙江杭州)人,原籍河中(今山西省永濟)。馬遠之子,生卒年不詳。馬麟畫承家學,擅畫人物、山水、花鳥,用筆圓勁,軒昂灑落,畫風秀潤。

    《月夜看潮圖》,李嵩,宋代。

      作品描繪了宋時臨安(今浙江杭州)中秋夜觀海潮的情形。高懸的明月下,浪潮卷涌成一直線地奔馳而來,江畔華美的平臺閣樓上,隱約可見有人穿梭、呼指著。整個畫面沒有擁塞的車水馬龍、也沒有激情喧鬧的人海,取而代之的是遠山江帆、月影銀濤,一幕祥和而又沒有紛擾的景致。

      李嵩(活動于1190-1264年間),浙江錢塘人。少時曾為木工,后被宋徽宗宣和年間畫院待詔李從順收為養子。李嵩長任職于南宋畫院,以善畫花鳥、山水樓閣、農村生活等見重于當時。

    《月下泊舟圖》,戴進,明代。

      畫中遠景以濃墨勾勒山實黯影,自左而右漸漫于淡霧中,明月在右上角。自左下角分歧而出的蘆葦,包圍橫陳的輕舟,漁翁自然側躺于船中,內心甚是安寧。

      戴進(1388-1462年),字文進,號靜庵、玉泉山人。明代錢塘(今浙江杭州)人。早年為金銀首飾工匠,后改工書畫。宣德年間以畫供奉內廷,后因遭讒言被放歸,浪跡江湖。他的山水畫師法馬遠、夏珪,并取法郭熙以及李唐。戴進的畫對當時畫壇影響很大,后世稱他為“浙派之祖”。

    《嫦娥執桂圖》,唐寅,明代。

      此作意氣風發,嫦娥裙帶飄拂,手持桂花,神形溫柔。面容敷白色暈染,如月色清凝、皎潔典雅。畫面勾染得當,美人的飄逸清麗之態畢現。

      唐寅(1470-1524年),字伯虎,明代南直隸蘇州府(今江蘇蘇州)人。他繪畫宗法李唐、劉松年,融會南北畫派,筆墨細秀,布局疏朗,風格秀逸清俊。繪畫上與沈周、文徵明、仇英并稱“吳門四家”,又稱“明四家”。

    《中庭步月圖》,文徵明,明代。

      明中晚期,蘇州地區發達的經濟、市民階層的興起、相對寬松的社會氛圍,讓文士的生活愈加清雅而閑適。畫面表現了畫家與來客小醉后于秋天庭院中賞月話舊的雅會,寂靜而明亮的月光,攜無限情思,于畫面之上浮現,并賦予中國畫以新的圖像內涵——與現實生活很近的親切和悠閑。

      文徵明(1470-1559年),原名壁(或作璧),字徵明,明代長州(今江蘇蘇州)人。文徵明的書畫造詣極為全面,詩、文、書、畫無一不精,人稱是“四絕”的全才。

    《明月種樹圖》,湯祿名,清代。

      一輪明月高掛天宇,一個文人把鋤倚樹而立,似種樹疲累正在憩息。他仰頭望向夜空,梅花枝頭,云開霧散,一輪明月高掛天宇。圖中以墨筆寫梅干細枝、繁花密萼,用筆縱放。人物用線疏簡,面部刻畫生動傳神,將人物怡然自得、愉悅安詳的神情表現的栩栩如生。

      湯祿名(1804-1874年)字樂民,清代武進(今江蘇常州)人。他幼承家學,善白描人物,銀鉤鐵畫。

    《月下吹簫圖》,費丹旭,清代。

      畫圖中疏梅朗月,青竹秀石,煙籠水面。茵茵芳草之上,雍容典雅的仕女正在吹奏洞簫。美奐美侖的意境在作者的筆下展現出來。畫面工寫結合,疏密并存,濃淡相宜,人物神態形象的刻畫是作者一貫畫風的體現。

      費丹旭(1802-1850年),字子苕,號曉樓,晚號偶翁,清代烏程(今浙江吳興)人。少得家傳,工寫真,兼山水、花鳥,尤精補景仕女,如鏡中取物,筆法清靈雅澹。

    《月華圖》,金農,清代。

      傳統作品中月亮往往被賦予神話色彩,內有嫦娥、玉兔、桂樹等形象,在文人畫中,更多的是作為補景出現。《月華圖》的構思則別出心裁,以寫實的手法直接表現月亮的光華,全畫中只有一輪滿月,里面是凹凸起伏的陰影,外緣放射出赤橙黃綠青藍紫組成的光芒。此圖畫法上幾乎看不到傳統的筆墨之法,陰影的表現充分發揮了水墨在宣紙上產生的效果,與暖色調的淡色光芒形成對比,襯托出月光的皎潔明亮。畫面賦色簡逸純凈,天趣自成,以奇致勝。

      金農(1687-1763年),字司農、吉金,號冬心先生等,清代錢塘(今浙江杭州)人,揚州八怪之首,布衣終身。他好游歷,卒無所遇而歸。晚寓揚州,賣書畫自給。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慕振東|整理編寫)

    返回頂部
    河北11选5开奖结果